蘇打::一生迷離

!!! 雜食注意 !!!
湾家人
凹凸/瑞吹

[瑞金]關於那個夏天

想寫短篇文的心情勝過於圖像表達/
※瑞金::關於那個夏天
※有架空/但有連了一些原本設定(混亂
※有機會再發展成長篇吧
※希望喜歡
-
夏天
一個聯想到炎熱,汗水,帶著無片刻安寧的季節。

無遮蔽物的小徑上遠遠的傳來了啪噠啪噠的拖鞋聲,在嗡嗡作響的蟬鳴聲中顯得特別不同。

金抬頭仰望,他不知道眼中刺痛的感覺是甚麼。
或許是頭頂上那顆熱辣辣的火球,也或許是被前方格瑞那頭閃爍的銀髮閃著了眼,亦或許是眼中還沒流下就成了鹽漬的汗水。

"吶吶,格瑞?"

"金?"

金不確定自己想跟格瑞說甚麼,雖說從過去,似乎都是他不停的說,而格瑞就是在旁邊默默的聽,但這次,自從格瑞平平淡淡的說他考上境外的大學開始,他便說不出甚麼話來了。

明明想跟格瑞說轉角旁的李爺爺說做了新口味的冰;明明想問他今年是否也要一起去看煙花;明明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跟他說,但喉頭哽在那的石塊卻不上不下,吐不出聲說不成詞。

悄悄的看著格瑞的背影,汗水順著他的頸項滑向隱藏在藍衣下的背脊......

很熱

金只知道原本昏熱的腦袋更加不清晰,他太熟悉這種感覺了,就在很久以前抓蟬時摔落樹的那次,他便知道格瑞的擁抱在他心中已經變了質。

"不要離開嘛..." 細如蚊蚋的低語就這樣脫口而出,僅僅那一秒金便瞬間反應過來他說了甚麼,他從沒想過自己是失落的,就算他早已知道格瑞是如此的優秀,總有一天會離開。

空氣依舊鼓譟著,蟬聲躁動著,宣洩着他們短暫的生命感觸,唯一不同的是,原本在前方的啪噠聲停頓了。

"太吵了,你剛剛說了甚麼?"

金說不清自己突然一瞬間胸口感覺到的放鬆跟失落是怎麼一回事。
他看著離自己一步之遙,僅僅微微側身,用著熟悉的聲調等待著他答案的格瑞,胸口中的滯悶感更加的強烈,但他本能知道,現在的他,還不夠成熟,不夠勇敢去出處理現在的心情。

一個箭步,金擠到格瑞身後,輕推著。

"沒事啦沒事~只是說了好熱而已!格瑞我們走快一點我想去買冰吃啦!"

"......我的分你就好了。"

"不用不用!你看起來那麼熱你吃就好了!"

"是嗎。"

小徑上,兩個人影交疊著。
腳步聲逐漸遠去,伴隨著依舊只有金頑皮嬉鬧的說話聲,跟景後的蟬鳴逐漸融為一體。

這是格瑞和金,第一次的擦身而過。

评论(5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