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|蘇打
IG|soooda_18
灣家人
突然掉進凹凸/刪文癖

 

[瑞金](短篇)/相擁成眠

※很久沒打文拜託輕噴,夜晚感觸良多
※手機排版很抱歉
※無架空,細節不完全
※順著劇情走,就不多說了。

滴答,滴答

時,分,秒短暫交集的剎那
悄悄的邁入了零點整。

本該悄靜無聲的臥房裡傳來了似被單翻動的聲音。格瑞睜開了眼,對於聲音的敏感造就了他的淺眠,也因此他數不清這是第幾次他從夜晚中醒來。

他微微瞇了瞇眼,發現原本睡在床邊的他不知何時已經在窗邊,月光灑滿那個身影,造就了那麼一點的閃光,風,輕拂。

朦朧中
似真似幻,似有似無。

這是這個月第幾次了。格瑞心頭一緊,熟悉的感受到一種情緒,那種壓縮心臟欲嘔卻又吐不出的滯悶感,手中直流怎麼樣也擦不去的汗水,讓他就算揮舞著烈斬也割捨不去的心情....
是名叫"害怕"?亦或不是。

而一切這樣的情緒,僅僅只會為了金而存在。
因為他知道這個從小在他身旁的橘髮少年,
太善良
太單純
太義氣
太...惹人心憐。

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由男孩漸蛻變成青少年,格瑞說不清自己的心情。
他內心雀躍著金在凹凸比賽豪不顧忌的衝向身旁,卻又膽怯著無法保護這個竹馬,讓他安於凹凸比賽中。
沒錯。
格瑞他最後終於承認,他多麼害怕失去他。

格瑞吸了口氣,嘗試吐掉嘴裡的酸澀感,撿起了早已快被主人遺忘的被單,悄悄的走向窗旁。
他喜歡這樣看著金,尤其是沉思時的臉旁,微翹的唇瓣,他已經品嚐過味道...
如同金給他的感覺一般,溫暖又青澀.....

"金。不要著涼了"

格瑞勉強扯回神遊的意志,柔聲呼喚着。

"吶吶~格瑞,你瞧你瞧,月亮正圓著呢~!"
金的聲音迴盪著,帶著點回憶。

月圓嗎? 格瑞總覺得似乎很久沒跟金一起看過月亮了,但他想不起也記不起到底是從何時了,他只記得眼前金那個離他不到一公分的笑臉...
胸口的滯悶感加劇,格瑞原就沒什表情的臉突然鬆動...

"吶!格瑞~格瑞~"
"格瑞?怎麼了嘛!"
"真是的!格瑞!你又不讓我跟著!"

月光朦朧,格瑞卻發現自己再也看不清。
就像那天血和淚同時濺在臉上的觸感
月光原來灑在手臂中如此濕又冷嗎。

近在眼前的照片上再次多了些水漬,房中的鐘聲終究再次敲完了最後那第十二下。

蜷縮在窗邊的被單中,
一個男人 一張錶筐的照片

相擁   成眠。

.

"笨蛋,叫你別跟上,就真的不跟上了嗎,金。"

评论
热度(13)
Top

© 蘇打 | Powered by LOFTER